打開中華禮樂文明的寶藏——整理本《五禮通考》出版

2020-12-28 阅读:次

近日,我校方向東、王锷兩位教授點校的(清)秦蕙田《五禮通考》20冊由中華書局出版。

中國是禮儀之邦,中華文明是禮樂文明,禮儀之邦有什麽特點?禮樂文明體現在哪裏?中華民族倡導天人合一,敬畏天地,冬至祭天,夏至祀地,清明忌日,祭祀祖先,這是爲什麽?男女成年,有成年禮,男婚女嫁,要辦婚禮,成年禮、婚禮如何舉行?學生何時上學?如何升學考試?教師如何教?教育的目標是什麽?曆代有何變化?過年過節,走親訪友,盛裝出行,送禮賀喜,親人團聚,聚會宴飲,觥籌交錯,其樂融融,這又是爲什麽?中國的職官制度是如何變遷的?中國曆史地理、州縣疆界是如何演變的?中國天文曆法與農業生産是什麽關系?勾股數學與名物度數之間有何關系?人與人往來,迎來送往,歡聚談笑;國與國之間,互相訪問,以禮相待,這樣的禮儀是怎麽來的?聚會飲食,如何坐?吃什麽?誰先誰後?論資排輩,序爵乎?序齒乎?保家衛國,軍人是關鍵,軍人如何保衛祖國?軍人的職責何在?家人去世以後,如何辦理喪事?如何處理生人與死者之間的關系,孔子爲什麽主張薄葬?中國先秦至清代的禮儀制度是如何變遷的?不同時代的禮儀制度有何差異?中國古代禮制對我們現代社會有何影響?中華禮樂文明的精神是什麽?如何繼承和弘揚中華禮樂文明?等等,要想了解這些問題,就必須去閱讀清代學者秦蕙田編纂的《五禮通考》。

唐代以來,杜佑《通典》、陳祥道《禮書》、朱熹《儀禮經傳通解》、黃榦《儀禮經傳通解續》、徐乾學《讀禮通考》皆以《三禮》爲依據,梳理西周以來禮制變遷,然限于條件,多有未備。朱熹說:“禮樂廢壞二千余年,若以大數觀之,亦未爲遠,然已都無稽考處。後來需有一個大大底人出來,盡數拆洗一番,但未知遠近在幾時。”秦蕙田就是這位“大大底人”。秦蕙田(1702—1764),字樹峰,號味經,清金匮(江蘇無錫)人。乾隆元年(1736)一甲三名進士,官至刑部尚書,加太子太保。秦氏爲官三十年,“治事以勤,奉上以敬,剛介自守,不曲意徇物”,爲人稱道。他在清代一流學者錢大昕、戴震、王鳴盛、盧文弨、蔡德晉、盛世佐、吳鼎、方觀承、盧見曾、宋宗元、褚寅亮等人襄助下,曆時38年,于乾隆二十六年(1761)編纂完成《五禮通考》。他說:“吾之爲此,蓋將以繼朱子之志耳!”目的是完成朱熹未竟事業。

《五禮通考》正文262卷,加《目錄》2卷、卷首《禮經作述源流》和《曆代禮制沿革》4卷,合計268卷。正文前有《凡例》14條,陳述編纂緣由和原則。全書上自先秦,下訖明代,立足《三禮》,按吉禮、嘉禮、賓禮、軍禮、凶禮分爲五大類,大類下細分小類,將《十三經注疏》《二十二史》《通典》《文獻通考》等經史子集四部有關禮學資料剪裁析出,先經後史,部以類別,按照時代,先後排比,下附案語,發表己見,堪稱記錄中華禮樂文明的寶藏。清四庫館臣說:“蕙田之以類纂附,尚不爲無據。其他考證經史,原原本本,具有經緯。較陳祥道等所作,有過之無不及矣。”清人方觀承說:《五禮通考》“上自六經,下迄元明,凡郊廟、禋祀、朝觐、會同、師田、行役、射鄉、食飨、冠昏、學校,各以類附,于是五禮條分縷析,皆可依類以求其義”。曾國藩稱:“秦尚書蕙田遂纂《五禮通考》,舉天下古今幽明萬事,而一經之以禮,可謂體大而思精矣。”《五禮通考》有稿本、清味經窩初印本和乾隆本、《四庫全書》本、清光緒六年(1880)江蘇書局本、光緒二十二年(1896)湖南新化三味堂本等,卷帙浩繁,沒有標點,閱讀不便。

南京師範大學一向重視中華禮樂文明的傳承、整理與研究。前輩學者段熙仲有《禮經十論》長文,刊發于《文史》創刊號;錢玄先生是國內著名的禮學研究專家,其《三禮名物通釋》《三禮辭典》《三禮通論》被學術界稱爲“禮學三書”,享譽學界。方向東、王锷教授繼承南師大禮學研究傳統,專攻《三禮》,在學術界以整理研究經學、禮學文獻見長。方向東教授《大戴禮記彙校集解》《〈大戴禮記〉譯注》、王锷教授《三禮研究論著提要》《〈禮記〉成書考》《〈禮記〉版本研究》《〈禮記〉鄭注彙校》《曲禮注疏長編》等,既是南師大禮學研究的延續,也是學術界禮學研究的重要成果。鑒于《五禮通考》的學術價值,方向東、王锷教授精誠合作,長達十六年,完成《五禮通考》整理本。此次整理,以上海古籍出版社影印之文淵閣《四庫全書》本爲底本,以味經窩本、乾隆本、光緒本爲對校本,點校整理。點校本主要做了三項工作:一是對全書施加新式標點,包括加專名線;二是對《五禮通考》征引《十三經注疏》《二十二史》《通典》《文獻通考》等之資料,進行核對,訂正謬誤;三是利用味經窩本、乾隆本、光緒本進行對校,訂正底本訛誤,補缺改正,撰寫校記,說明依據。整理本前,寫有整理前言、凡例,書尾附錄有關序跋,爲讀者研讀提供了極大便利。

整理本《五禮通考》出版以來,備受媒體和學術界關注。中華書局微信公衆號、伯鴻書店微信公衆號、新華社、澎湃新聞、大衆網、中國財富網等相繼報道。近日,《五禮通考》整理本被評爲“2020年度讀者喜愛的中華書局雙十佳圖書”和“2020年度中華書局雙十佳圖書”之“古籍學術十佳圖書”。2020年12月24日,《光明日報》以“一份禮儀之邦的文獻證明”爲題,采訪方向東、王锷教授,專門講述了整理《五禮通考》的艱辛曆程,特別指出,方向東、王锷教授“曆時十六年,被稱爲‘中國古代禮儀制度的百科全書’的《五禮通考》點校本出版”,《五禮通考》“從深藏圖書館走向大衆出版,一座沈睡的中華禮樂文明寶庫,已被緩緩打開”。這些新聞,再次呈現了南京師範大學的優良學風和傳統。方向東、王锷教授“板凳甘坐十年冷”的治學精神,令人欽佩,值得弘揚!